[登录] [注册]
首  页 关于我们 反邪动态 揭穿邪教 邪教危害 助你寻亲 转化方法 成功案例 海外之声 科普反邪 图书影像 留言举报 联系我们
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> 邪教危害

陈茜沦为“全能神”的精神囚奴

 在你心里,你觉得是父母好,还是神好?”帮教人员问陈茜。

  “我觉得神好!”陈茜回答。

  父母在一旁听到陈茜这番回答,泪流满面,已经年近古稀的他们不明白女儿到底怎么了。

  2009年8月初,沿海城市湛江连续下了好几天的雨,太阳好不容易从云的缝隙中倾射出光线,湿漉漉的草地反射出绿盈盈的光晕,雨后的海风中带着海洋特有的气息,令人惬意。陈茜穿着一件粉色的长裙,海风带起裙摆,显得十分飘逸。她一边在滨江路上享受着海风的吹拂,一边在等待着男友小鹏过来接她。

  陈茜是家里的长女,有一个弟弟和一个妹妹,母亲经营着一家百货店,父亲在广西投资了上千万元办厂,家境殷实。她从小就乖巧听话,虽然是长女,父母却把她当小公主养着,就连她大学毕业,都舍不得让她出去工作,怕她受苦。可是,陈茜不想像小鸡一样永远躲在父母的臂弯里,她想独自到外面闯一闯。父母拗不过,只能作罢。如今,她在湛江一家知名日用品公司做业务员,每个周末下班都和小鹏约会,两个人交往了半年,双方父母都很满意,就盼着他们早日结婚了。

  陶醉在爱情里的女人像一朵娇艳的花,自然而然地散发出迷人的光彩。小鹏开着他的深红色轿车过来了,远远看见陈茜的身影,按了一声喇叭,陈茜轻快地上了车,两人很快就融入熙熙攘攘的车流中。

  夜晚,这对小情侣手拉着手在雪白的沙滩上光着脚丫慢慢地走着,一边呼吸着清新的空气,一边听着海浪哗哗地拍打着沙滩和礁石的声音,儿女情长,似乎有说不完的话,走不完的路。坠入爱河的他们全心全意地享受着这份醉人的甜蜜,用陈茜妈妈的话来形容,女儿真是“晚上笑着睡觉,早上笑着醒来”,每天都过得很开心。

  可是,陈茜没想到,这种幸福的日子有一天被打破了!

  交友不慎

  陈茜外表甜美,性格单纯,在单位人缘很好。因为在她面前,不需要戴着面具,有什么说什么,想哭就哭,想笑就笑,这份珍贵的率真,令大家都很喜欢她。

  纯真善良是陈茜的优点,但碰到一些居心不良的人,优点却可能被人利用。

  做业务过程中,陈茜认识了一个在商场当促销员的25岁女孩阿悦,长得高高瘦瘦的,皮肤有点黑,爽朗健谈,能说会道。有空的时候,她时不时会来找陈茜聊天。陈茜工作之余,感觉和阿悦聊天蛮投机。

  阿悦会讲一些八卦离奇的故事给她听,甚至会说一些神神鬼鬼的故事,据说都是发生在阿悦的亲人和朋友身上的真实故事,有人物、时间、地点,讲得生动逼真,再加上阿悦那夸张的表情和肢体动作,让人听着仿佛身临其境。陈茜曾经也怀疑,阿悦的身边怎么会有这么多离奇古怪的事情?自己身边为什么从来没有发生过呢?但听阿悦描述得就像刚刚发生的一样,听着听着,陈茜慢慢地相信这个世界上真有神鬼。

  有一天,陈茜因为没有完成订单任务,被主管批评了,心情不好,一个人坐着发呆。这个时候的陈茜特别需要倾诉心里面的委屈。阿悦像往常一样来找陈茜聊天,聊着聊着,阿悦提到有关信仰方面的话题:“人需要有信仰,精神才不会空虚,相信神和敬神才可以得庇佑……”陈茜觉得似乎也有道理。

  由于对阿悦的信任度越来越高,陈茜渐渐地对她产生了仰慕,觉得她懂得这个世界的很多“秘密”。“天窗”被打开了。

  2009年11月18日,阿悦跟陈茜说她想去信耶稣的朋友家做客,听听朋友的传道,让陈茜陪她一起去,当是去玩玩,交个朋友。陈茜不假思索就答应了。

  陈茜在阿悦的带领下,坐了约25分钟的公交车,再走了约15分钟七弯八拐的小巷,来到了一处破旧的出租屋。出租屋里有两个女人,个子都不高,一个大概30多岁,一个还戴着眼镜,看到阿悦领了人来,立马忙着端茶倒水,非常热情。

  寒暄几句之后,她们就开始和陈茜讲一些事例,证明神的存在,并拿出一些图片和书籍,说耶稣的“恩典时代”和“律法时代”已经结束了,全能神是耶稣的再生,是造物主,是“第二次道成肉身”来拯救人类,人类只有在神的庇护下才能确保无恙,信神不但可以拯救自己,还可以造福人类,最终可以进入神的“国度时代”。她们还让陈茜看了《诺亚方舟》,让她相信“玛雅预言”是真的,世界末日即将在2012年12月21日来临,只有神才能在世界末日来临时让信徒得到救赎,并简单讲了神的“三步作工”等等。

  听了这番介绍,陈茜想起了刚刚热映的好莱坞电影《2012》,单纯而又从小被过度保护的她,突然产生一种恐惧感,感觉这一切可能真的会发生,自然而然地对全能神产生了一种敬畏。她同时也担心假如2012年世界末日来临了,自己怎样才能躲过这场淘汰人类的大灾难?似乎只有骤然强大起来,才能获得安全感。而除了信全能神,恐怕也别无他法了。

  临走的时候,她们送给陈茜几本书——《神的三步作工》《羔羊展开的书卷》,并一再强调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,她一定要好好珍惜,要多抽一些时间和她们交流才能理解更深刻。

  陈茜回来后把这些书翻开看,被里面的内容吸引住了,其中对“如何脱去败坏性情”的内容尤为感兴趣,这个吻合了她单纯善良的性格,她不喜欢社会上尔虞我诈的现象,她感觉阿悦和另外两个姐姐都很有修养,不像坏人,认为她们就是来给自己传福音的,自己碰到了“贵人”。

  自此,陈茜开始了信神的生涯。她丝毫不知道,她的人生轨迹从此发生了巨大变化。

  深陷泥潭

  2010年10月的湛江,夏季风似乎还在留恋着这个美丽的港湾,沙滩上从早到晚挤满了下海游泳的人,远远望去,就像“下饺子”。海天相接的地方,却已乌云密布,天气预报即将有台风,海滩上的广播在一遍又一遍地提醒戏水的人们远离深海区,防止被海浪卷走,而激情澎湃的人们一次又一次越过警戒线,向深水区游去。

  陈茜和小鹏也在海边戏着水,她有点心不在焉的样子。今天本来阿悦约她去“聚会交通(聚会交流心得)”,由于阿悦的父亲突然病危,阿悦临时去了医院,陈茜这才不情愿地跟小鹏来到了海边。

  或许有些事情的发生早已有警示,只是身在其中的人不觉得罢了。所以人们常说,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个会先降临?

  说到阿悦,陈茜心里不禁有点纳闷。不是说信神还可以保平安吗?听阿悦说她父亲也信神,为什么会突然病危?难道是因为她父亲背叛了神,神抛弃了她父亲?嗯!应该是这样的,你凡人不信神爱神,神为什么要保护你啊?陈茜很快就找到了阿悦父亲病危的“原因”,更加坚定了信神爱神的信念!

  很快,陈茜在阿悦的带领下,参加了大约1年多时间的“聚会交通”。阿悦认为陈茜的“异象根基”(信神的基础)已经打好了,已经铁板钉钉可以为神作工了,就把陈茜从“新人组”(刚加入教会的新人)转到“老人组”(加入教会时间较长的人),开始浇灌(灌输)实行部分的“神话”。

  陈茜所在的“老人组”组长叫梅姨,50多岁,人长得有点瘦,个子不高。据说信神的主要原因是她以前有严重的妇科病,一直医治无效,信神后就痊愈了。陈茜对她很敬重。

  进入了“老人组”,意味着陈茜已经进入了信神的更高阶段,这个时候在教会里“吃喝神话”的内容更加广泛,而神的要求也更高了,开始要求陈茜为神奉献,尽本分。

  有一次公司发了2000块钱的奖金给陈茜。她考虑到要留1000块钱给男朋友买生日礼物,没有全款献出,只“奉献”了1000块钱,这件事竟然被人知道了。

  因为这件事,梅姨在聚会的时候说:“想要神带领进入‘国度时代’,就要义无反顾地相信神、拥护神。世界快要毁灭了,有的人还没有彻底醒悟,还没有从凡人的爱情、亲情、友情这些俗套里挣脱开来,这是很要命的,我们信神就要有力出力,有钱出钱,才能得到神的救赎。”这些话,好像是说给陈茜听的。

  后来听说梅姨早已将自己唯一的老房子卖了,全部“奉献”给了神,陈茜陷入深深的自责中,和梅姨相比,自己信神的“诚意”和“决心”显得太微不足道。之后,每个月发了工资,陈茜都主动上交“奉献款”。

  结婚

  2012年1月,由于陈茜有文化,悟性好,很快从“老人组”的组员升为小组长,接了梅姨的班。

  当了小领导,陈茜竟然有了一种莫名的成就感。每天下班就按照教会的安排召集大家“吃喝神话”。同时,为了拉人入教,有时要讲谎话骗人,比如教会的人数,有时得虚编名单。撒谎可不是陈茜的强项,可是,又有什么办法呢?为了更好地传福音,只能违心这样做。

  不仅如此,陈茜还有一件更烦恼的事,就是父母老催她快点结婚,说老大不小了,可以谈婚论嫁了。小鹏的父母也是这个意思,小鹏也透露了想结婚的念头。问题是双方父母不知道自己信神的事,小鹏虽然知道,但他也不信神。最大的问题是:神说要进入“国度时代”,就必须要摆脱一切凡人杂念,只有信神的人才是家人,才不会被“毁灭”。自己如果跟小鹏结婚,小鹏不信神,自己就违反了神的嘱咐,进不了神的“国度时代”,还会害小鹏被“毁灭”。想起这个,陈茜很矛盾,心里直哆嗦。

  她很爱小鹏,她不想看着小鹏被“毁灭”。

  想了很久,陈茜决定向小鹏提出这个问题,商量解决的办法。

  周末,他们又一起到海边散步。黄昏的大海很美,一轮巨大的红太阳静静地挂在海天相接的地方,悄悄地染红了漫天的云朵,连大海也变成了橘红色,像一幅美丽的油画。幻想和现实在这里没有太多的分界,只有当往返的渔船发出哒哒的马达声,才把人从幻想的画面中拉回来。

  漫步在柔软的沙滩上,陈茜没心思欣赏美景,低着头缓缓地走着,脑里快速地思考着该如何和小鹏谈,怎么谈。

  “大海真美!我们似乎很久没有来海边了。”小鹏忍不住打破沉寂,将陈茜的小手轻轻一拉。

  “我爸妈催我结婚,你怎么想啊?”陈茜决定单刀直入,先看看小鹏的态度。

  “我当然想和你在一起了,能和你结婚是我梦寐以求的事情。”

  “可是……”

  “可是什么?你不愿意吗?”小鹏停下脚步,盯着陈茜的眼睛焦急地问,他看陈茜欲言又止,显得有点急躁。

  “不是不愿意,你知道我在信神,而你又不信神,我们有分歧。”

  “这算什么事?我们不能因为这个问题就分开吧?你如果真的很喜欢做这件事,我是不会反对的。”

  “那你会和我一起去相信神吗?全能神可以……”

  “好了,我明白你的意思,你如果真的很想,我会尝试着去了解。”小鹏妥协了,因为他太爱她了,面对心爱的女人,怎么能够因为信神这个问题放弃呢?他只有去接纳她的全部。

  “哇!那就太好了,小鹏万岁!”陈茜的顾虑全部打消了,开心得无法自制,忍不住跳起来狠狠地在小鹏的脸上亲了一口。在她的计划里,最好的结局就是能说服小鹏和自己一起信神,那么以后就可以一起进入神的“国度时代”。

  2012年2月22日,他们结婚了,这日子是陈茜特地选的,里面有4个2,意思是:就算到死(4),两个人(2)都永远在一起,至死不渝。

  婚后,小鹏也会像模像样地捧起陈茜拿给他看的全能神书籍。无奈的是,他一点兴趣都没有,一捧起书就想打瞌睡。只要陈茜给他传福音,他就开小差。他觉得全能神那些所谓的信仰根本就是骗人的,哪有什么世界末日?哪有什么神佛鬼魔?面对妻子的着迷,小鹏只好敷衍着和陈茜去参加了几次“聚会交通”,就再也不想去了,总推托说生意忙,走不开。

  实际上,这对小夫妻没有过上多久的舒心日子。由于“信仰”的差距,陈茜明显对小鹏的感情淡了,开始认为小鹏当初答应信神是敷衍她的,心里不自觉地感到失落;而小鹏对妻子总是不着家,像疯了一样的信神行径也开始颇有怨言。

  离婚

  2012年的清明节,蒙蒙细雨蕴含着勃勃生机,也映照着人们的忧伤心境,为逝去的亲人捎去问候与安详。

  陈茜和小鹏随着公公婆婆一起去踏青,清明祭拜祖先这样的仪式在湛江的风俗里显得特别隆重,老一辈的人特别看重清明节,祖祖辈辈流传下来这个祭拜仪式是“孝心”的表达,特别是新进门的媳妇,必须拜祭男方的祖先。

  对神虔诚的陈茜本来不愿意一起参加拜祭,可经不住小鹏的软磨硬泡,最后还是勉强答应了。

  可是,小鹏想不到接下来发生的一幕竟然让他目瞪口呆。

  “小茜,我的新媳妇,快过来给祖爷爷磕个头!”婆婆对陈茜说。

  “我不会,我不拜。”

  “不会我来教你,很容易学的。”婆婆有点不太高兴。

  “我不,信神的人不给死人磕头的!”陈茜站在那里纹丝不动。

  一时间,大家都僵在那里,不知道该说什么。小鹏不做声,他知道就算自己开口,也改变不了陈茜的决定。

  纸包不住火,陈茜的父母知道了她信神的事,坚决反对并对她清明节不给老祖宗下跪的行为非常生气。平时宠爱她的父母居然也说她大逆不道!好像突然之间所有的亲人都变成了敌人,反对陈茜的阵营渐渐壮大,这是她完全没想到的。

  陈茜想不明白,神是来拯救人类世界的,这个“信仰”是多么美好的事情,为什么所有人都不“开窍”?难道他们不知道世界末日就快来临?难道他们都不想将来过上神的“国度生活”?为什么自己的一片好心都得不到理解?

  自从清明节事件发生之后,公公婆婆对陈茜的态度变了。他们觉得陈茜变得越来越不正常,也不知道她经常跟什么人鬼鬼祟祟在一起,说些不着边际的“神话”。他们就劝小鹏跟陈茜摊牌:“要不陈茜就回心转意,别再信神了,尽快生个大胖小子,要不干脆就离婚。”

  面对种种现实压力,陈茜陷入痛苦的旋涡中!

  有一天晚上,陈茜做了一个噩梦,她梦见自己嫁给了一个魔鬼,魔鬼新郎穿着一身笔挺的西装,胸口别着一朵血红色的鲜花,新郎瞪着灯泡般大的眼珠,眼珠凸得都快掉出来了,还斜咧着嘴巴对着自己直笑,笑的时候张着尖牙利齿,恶心的唾液混着黑色的脓血从牙缝里流出来,恐怖至极。就连满座庆祝婚礼的宾朋也全部都是魔鬼,张牙舞爪,俨然就是一场魔鬼的盛宴。只有她穿着洁白的婚纱,就像一只待宰的羔羊。就在魔鬼新郎张着狰狞的面孔要亲吻她的时候,陈茜一下子吓醒来,发现自己全身冷汗,连睡衣也湿透了。

  一个本来反映陈茜内心焦虑的梦,却被她解读成自己不能纠缠在“魔鬼撒旦”的周围,认为这个梦是神的点化。按照全能神的教义,不相信自己、反对自己的亲人,都是“魔鬼撒旦”的化身,只是他们不知道而已。

  陈茜开始对小鹏产生了一种莫名的距离感。

  2012年12月21日,传说中的世界末日没有到来,小鹏说陈茜信的神是假的。陈茜心里也有些犯嘀咕,但仍然辩解说:“这个日子只是‘玛雅预言’,在‘末法时期’肯定是要淘汰一部分人的,现在地震灾害那么多,不就是对人类的警告吗?”

  单纯乖巧的陈茜开始变得固执,甚至不可理喻!

  有一次,小鹏回家看到陈茜脸色苍白,就用手背轻触陈茜的额头,并关心地问:“怎么啦?哪里不舒服吗?”

  在肌肤触碰的一刹那,陈茜突然愣住了,盯着小鹏:“别碰我!”

  陈茜对自己的变化丝毫没有察觉,然而,小鹏看到深爱的妻子变成这样,心如刀绞。

  为了更好地信神,坚定自己内心信神的信念,不受家里任何人的影响,陈茜搬了出来,独自住在一个小出租屋里。夫妻关系开始恶化。

  迫于父母的压力,小鹏多次去陈茜的出租屋,劝她回家,努力想挽回这段感情。但看到妻子继续我行我素,毫不动容,他内心极度悲伤失望,当着陈茜的面撕烂了他们的婚纱照,无奈之下提出离婚。

  陈茜听后只有冷笑,奇怪的是她听到离婚的字眼居然异常冷静,像是一种“水到渠成”的感觉。在她看来,虽然自己曾经深爱过这个男人,但现在自己是神的跟随者,与“魔鬼撒旦”决裂是必然的事情。

  离婚,既然是早晚的事,那就来吧!

  2013年1月22日,陈茜显得十分冷静地办完离婚手续,小鹏抱着她哭了。其实陈茜表面的平静也掩饰不了她内心的悲痛,只是为了没有人阻挡她在信神的道路上继续前行,她选择放弃婚姻、放弃这个爱她的男人。

  做法事

  离婚——这个词在上一辈人的眼里是不光彩的事情,何况是把陈茜视为掌上明珠的父母,更是接受不了这样的事实。他们内心的骄傲被击得粉碎,怎么也想不到从小乖巧听话的陈茜会离婚,小鹏这个女婿是百里挑一的好男人,不仅家境好,人品也优秀,陈茜怎么舍得就这样放弃了?而且听陈茜说“一切是魔鬼撒旦的化身”。女儿到底是怎么了?莫非是中了邪?

  由于湛江当地风俗,陈茜的父母听信了朋友的蛊惑,以为女儿反常的行为是“着魔”了,救女心切,居然请巫师来帮陈茜“驱魔”。

  陈茜知道了,对着妈妈大吼:“我没问题,请什么巫师?那都是骗人的!”

  妈妈也不示弱,答道:“巫师就是骗人的?全能神就不骗人?既然有神,自然就有巫师,不是吗?”

  陈茜理直气壮地应道:“神是真的,巫师是假的。”

  巫师来的那一天,天空乌云翻滚,下着很大的雨。陈茜一早醒来就忐忑不安,她甚至认为父母请来的巫师就是魔鬼,不知道魔鬼会对她做什么,也不知道神会不会看到她的困境。她不由自主地默念教义,希望神能听到自己的呼唤。

  巫师准时来了,神却没有来。

  父母按照巫师的指引,让陈茜直挺挺坐在一张凳子上。巫师左手摇着一个铃铛,右手拿着一把“仙草”,嘴巴呢喃着不知道在念着什么,一边跳着像喝醉酒一样的舞步,还让陈茜喝下用法符烧烬的灰勾兑的“仙水”。

  那情景,跟电影播放的驱鬼情节一模一样。陈茜平静地等着一项项的法事做完,发现自己没有任何异常的感觉,心里想,父母找这个傻逼二货(巫师)来做法事,纯粹是来骗钱的。

  母亲按照巫师的吩咐,在陈茜的枕头下放了一个红色的符咒,为的是驱邪镇魔!

  奇怪的是,当天巫师走后,陈茜就莫名其妙地拉肚子,拉得脸都发青了。她突然觉得,这可能是自己刚才配合巫师做法事,对神不敬而得到的惩罚。怎么能对万能的神有丝毫的不敬呢?陈茜说服了自己,更加相信“只有义无反顾地信神敬神”,才能得到解救。

  到了第二天,拉肚子越发厉害,连喝开水也拉,身体两天没有养分,全身乏力,连上厕所双脚都站不稳。父母送陈茜上医院,医生的诊断是“急性肠胃炎”。

  原来,是巫师的一杯“仙水”惹的祸。过后,陈茜的父母也为这个事情懊恼不已。

  亲情转眼形同陌路,驱魔的闹剧加大了两代人之间的鸿沟,陈茜找到了斩断亲情的理由,她开始让自己超然起来。陈茜觉得巫师是假的,神才是真的,自己这次发病,都是魔鬼撒旦引来的,家人引来了魔鬼,家人和魔鬼变成是一伙的了。这一切,和全能神说的一模一样,只要和神的旨意相左,哪怕是至亲的人也是受魔鬼控制的坏人。

  离家出走

  连最亲爱的爸妈都不相信自己,陈茜痛苦至极,她甚至发现,一家人坐着吃饭都感觉很陌生,就连自己的弟弟妹妹都不如全能神组织里面的兄弟姐妹亲切,如今跟家人没有丝毫的共同语言,连说话的欲望都没有了。

  好在陈茜养着一只猫,叫白雪。因为陈茜喜欢白色,而且白雪有一身漂亮的白绒毛,干干净净的,顺着一个方向长着,就像身上披着雪花般的外衣,让人见到禁不住就想去摸一摸,亲一亲。陈茜每次回家,还没有换好拖鞋,白雪就会踩着轻盈的步子,跑到门口来迎接主人,“喵喵”地叫着,向主人示好。

  这只猫是陈茜在家里唯一最亲近的生物了。

  陈茜在家里除了看全能神的书籍,不想和任何人说话,所谓“道不同,不相为谋”,省得发生冲突。她把自己的心里话都对着白雪说,连自己如何爱神信神和对神的敬仰也跟它说。白雪就像她的至爱。

  白雪自然不会反对陈茜信神,只有它才能安静地倾听她传福音,偶尔“喵”一下,算是对陈茜传福音的回应和肯定。

  然而,陈茜在家里唯一的知己猫竟然遭遇了不测,让她彻底对这个家失去了希望。

  有一天,陈茜回到家,像往常一样挂好背包,换上心爱的粉红色Q版拖鞋,准备等待白雪的迎接。可是,白雪竟然没有出现,也没有“喵喵”的叫声。难道白雪病了?陈茜不由产生一种不祥的预感,她满屋子寻找,几乎翻遍了家里每一个角落,也没有看到白雪的踪影。

  “不用找了,你爸爸看你整天回来就知道抱着猫,就把猫送人了。”母亲告诉她。

  这个消息就像一个晴天霹雳,一下子击中了陈茜脆弱的心理防线,她就像被一把巨大的铁锤狠狠地砸中了脑袋,嗡嗡作响,无论如何都无法接受白雪被送人的事实。如果说父母不支持自己信神而渐渐疏远,这次,陈茜更加相信家人是阻碍自己信神的魔鬼,一切不信神的人都是坏人,是魔鬼撒旦的化身!

  陈茜毅然决定离开这个家!

  2013年3月16日,陈茜去公司办完辞职手续,给父母留下一封信,收拾好行李,准备离家出走。

  踏出家门的那一刻,陈茜迟疑了一下,想起父母28年的养育之恩,眼泪就在眼圈里打转,心里有一种无法言喻的酸楚。

  可是,她想起教义里面说:“追求家庭幸福和事业成功这些都是虚空的,是没有意义的。世界即将毁灭了,凡是不信神的人都不能得救,即使现在拥有家庭、事业,那都是暂时的,最后世界毁灭了,还是一无所有。”她固执地认定想得到救赎,想拯救亲人,想进入美好的“国度时代”,就必须放下情感,一心一意地追随神,信神爱神是唯一的出路。

  于是,她用手使劲揪了一下背包,把行李调整到合适肩膀的位置,抹掉眼泪,关上了防盗门。只听“啪”的一声,她和这个家从此隔离了。

  被重用

  陈茜就这样一个人在出租屋里住了下来,她并不知道父母正在满世界找她,甚至去报了警。

  最初的一段时间,陈茜心里偶尔会想父母,也会莫名地想起小鹏,不知道他们过得好不好,但是她忍住不联系。

  有一天,陈茜在路边看到前夫小鹏正拖着疲倦的身躯走进医院,小鹏怎么了?生病了吗?什么病呢?严不严重呢?

  陈茜在医院门口转悠了一会儿,很想跟进去当面问问小鹏,可是最终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。她觉得刚才这一幕是神在考验她,而且不能让小鹏发现自己还留在湛江,不然,父母肯定会找到她。她心里想,好不容易离家可以全身心为神尽本分了,一切的努力不能枉费。

  就这样,陈茜和家人彻底失联了,在所谓的信仰路上迷失了方向。

  陈茜自从辞去工作,有更多的时间尽本分后,很快得到重用,当上了“福音执事”,到处去传福音。大概过了1个月,教会安排陈茜担任“教会带领”,负责湛江地区的教会事务。

  2013年6月,陈茜知道父母一定会到处找她,自己留在湛江市区很容易被家人发现,因此向“组织”申请调离湛江。教会指定陈茜专门负责吴川市的教会事务,专心“浇灌新人”。

  得到重用的陈茜感到日子很充实,油然而生的满足感替代了离家的失落,她早已不是当初那个天真可爱的陈茜了。

  暗无天日

  2013年7月,教会突然把陈茜调到了广州。原来,由于政府的严厉打击和限制,全能神将工作重心转向了网络宣传,急需懂电脑和制作视频的人才,陈茜懂得视频制作,于是被抽调到广州专门负责制作视频。

  视频制作组的地点在广州越秀区的旧城区,教会租下了一间两居室的旧房子。负责制作视频的有两个小组,其中一个小组负责制作“神话朗诵”和“神话诗歌”视频,另一个组负责制作“经历视频”;陈茜负责带“经历视频”的小组。

  视频小组有个姐妹叫阿茹,她和陈茜关系最好,祖籍河南,人长得挺漂亮。由于视频组的兄弟姐妹经常意见不合,时常会产生冲突,陈茜作为小组长有点吃力,幸好阿茹比较理解她。阿茹原来一直信基督教,2013年信全能神后把服装档口卖掉了,并将财产悉数奉献给教会,丈夫无法接受,便同阿茹离了婚。陈茜对阿茹有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,因此两个人走得比较近。

  陈茜每天的“工作”时间很长,早上7点起床,要一直忙到深夜12点,中间除了吃饭和上厕所的时间,基本都是坐在电脑前面,有时还要加班到凌晨2点。高强度的工作量,让陈茜身体有点吃不消,脸色苍白。

  难以想象的是,在视频制作组一年多时间里,陈茜一共只出门5次(一次去打电话,两次去商场买卫生巾,还有两次是因为要接视频组的“新人”)。不仅陈茜如此,阿茹是如此,整个视频组都是如此。而且大家没有工资收入,所有的衣食住行由全能神组织包办,不允许带通信工具,与外界没有任何联系,就像被软禁一样,过着一种常人看起来暗无天日的日子。

  然而,这种行尸走肉的生活,他们浑然不觉,继续充当邪教的傀儡!

  父亲报警

  2014年10月,迫于国内打击邪教组织越来越严厉,教会通知有技术的人员可以考虑自费出国为神尽本分。于是,陈茜准备回家拿身份证办理出国签证,还打算跟父亲要2万块钱交保证金。

  这时候,陈茜已经离家一年半了。父母整整找了她一年半的时间,每天以泪洗脸,天天盼着陈茜早日回来,只要家里电话一响,他们心里最期待的是能够有女儿的消息。

  2014年11月5日,家里电话铃响了,陈茜的父亲拿起电话。

  “爸,我回来了。”是陈茜的声音。

  “小茜,你在哪儿?这一年半你去哪里了?”父亲哽咽地说道。

  “我快到家了。”

  “回来就好,回来就好。”

  挂断电话,陈茜的父母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泪流满面,失踪一年半的女儿终于要回来了,回想起陈茜以前的乖巧听话,怎么也想不到她会失踪。父亲甚至自责当初把白雪送人,不然女儿不会这样不辞而别。这一年半,父母每周都去派出所询问有没有陈茜的消息,每天都在担惊受怕中度过,生怕陈茜遭遇不测,现在突然接到女儿的电话说要回来了,他们能不百感交集吗?

  门铃响了,母亲连忙去开门。

  “小茜,我的女儿,你可回来了。”母亲抱着陈茜哭泣着说。陈茜看到父母好像白发多了几根,内心也难受,但是她定了定神,对父亲说:“爸,给我2万块钱,我要出国。”父母愣住了,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女儿这次回来的目的是跟他们要钱出国。

  “这样吧,先在家里吃中午饭,爸爸要去银行取钱,身上没有那么多现金。”父亲开口说。

  陈茜点头答应了,她不知道父亲对她撒了一个善意的谎言,目的是拖延时间,想通过报警来拴住女儿,怕再错过这次机会,将永远失去这个女儿了,父亲不得已做出了这样的决定。

  公安到了,把陈茜带到了社区帮教处,陈茜的行踪虽然被控制了,无法办理出国,但她面对社区帮教人员,依然执迷不悟。

  “在你心里,你觉得是父母好,还是神好?”帮教人员问陈茜。

  “我觉得神好!”陈茜回答。

  父母在一旁听到陈茜这番回答,泪流满面,已经年近古稀的他们不明白女儿到底怎么了,不明白女儿所要的生活是什么样的,不明白为什么幸福的现实生活打动不了女儿的心,不明白女儿为了所谓的信仰为何要付出这么大的代价,牺牲了婚姻,牺牲了亲情!作为父母错在哪里了?

  陈茜的父亲对帮教人员说:“小茜一直是我们的骄傲,从小到大,从来没有打骂过她,她原来很乖,很单纯,是全能神把她变成今天这样,我只希望有关部门可以帮我劝劝她,我不想永远失去这个女儿。”

  花样年华的陈茜,因为单纯走错了一步,沦为邪教组织的精神囚奴,也给她的人生划下了重重的一道疤痕,造成无法挽回的损失。

  陈茜能够迷途知返吗?

  邪教不仅对信徒进行经济剥削、思想控制,还破坏法律、对抗社会,对人类最基本的情感生活进行毁灭性的冲击。人类最核心的情感是亲情,可是邪教教主及其核心成员为了个人私利,通过思想控制手段,否定并摧毁其信众心中最核心的情感纽带,只允许信徒对邪教教主和邪教组织有正面情感,导致种种的个人、家庭和社会悲剧。反过来看,消灭了正常的亲情关系,将情感需求转移到邪教教主和邪教组织,就成为邪教控制其信徒的有力途径。

      
发布时间:2020-01-17 12:12:04    浏览次数:109
相关文章


 
  反全能神联合会主要由民间各界人士自发组织,组织内成员主要有社会各界反邪教志愿者,也有“全能神”邪教受害者家属。我组织主要工作为帮助受害者家属挽回亲人(受害者),尽全力挽救那些受伤害的家庭。经多年的实践工作,我组织在对抗“全能神”和转化受害者有丰富的经验,也可提供一定的社会帮助。望社会各界爱心人士也可以帮助我们挽回更多的受害者,挽救更多破碎的家庭。
手机版 | 首  页 | 关于我们 | 反邪动态 | 揭穿邪教 | 邪教危害 | 助你寻亲 | 转化方法 | 成功案例 | 海外之声 | 科普反邪 | 图书影像 | 留言举报 | 联系我们 | 手机版
QQ: 2512182164   电话:13121315976   微信:13121315976   E-mail:2512182164@qq.com  
部分内容来自网络,如侵犯到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,我们将在5个工作日内处理